微信平台搜索[资本邦]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首页 · 访谈 · 正文

把脉2019全球经济的七大趋势

导语上周六这两场“对台戏”关注的都是宏观经济。让我们来看一下这两场高规格峰会都透露了哪些重要讯息?对于我们认识2018年全球经济局势,把脉2019年经济趋势又有哪些帮助?

资本邦 · 2018-12-18 · 文/梅茜 · 浏览39761

2018年12月15日,华尔街见闻“Alpha峰会2018”在上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顺利举行。同一天,由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高金/SAIF)和中国金融研究院主办的2018上海金融论坛顺利召开。

上周六这两场“对台戏”关注的都是宏观经济。让我们来看一下这两场高规格峰会都透露了哪些重要讯息?对于我们认识2018年全球经济局势,把脉2019年经济趋势又有哪些帮助?

以下观点经资本邦整理而成——

一、谈中美贸易摩擦

长江养老保险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保险行业协会首席金融市场专家、亚洲金融智库副主任俞平康在“Alpha峰会2018”上发表讲话。他认为,美国挑起的贸易战最核心的因素是民粹主义,而这种民粹主义在短期内不会缓解。

俞平康认为,贸易战本身只是一个表象。中美不断加剧的摩擦背后有长期因素,即休斯里德陷阱、大国因素等,有短期因素即美国的中期选举。但是最关键的因素是中期因素,即民粹主义背后最大的驱动力——贫富分化。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加剧了美国的贫富分化,民粹主义思潮进一步加强的一个表象就是贸易摩擦。

他还指出,美国限制对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是其贸易逆差的主要原因。美国对中国出口的高科技产品占其高科技产品总出口的不足10%,俞平康说道,“只要美国愿意放开对中国的高科技产品出口,其贸易逆差将瞬间变为顺差。”

日本产业省前经济学家、贸易研究专家津上俊哉在“Alpha峰会2018”上谈到了80年代日美摩擦和现在中美摩擦的区别。

该人士指出,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西方选民对自由贸易的态度和今天已经有了云泥之别,这是国际大环境的变化。80年代反对自由贸易原则的人较少,现在已经成了气候;第二,日本是美国的盟国,体制也相同,但中国不是;第三,美国给日本提供的安全保护,限制了日本的选择。

世贸组织经济研究与统计司高级参赞Coleman Nee在“Alpha峰会2018”上谈到逐渐紧张的贸易战对国家经济增长的影响。他表示,根据WTO的模型计算,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世界贸易可能因为贸易战而萎缩17%,所以各国必须采取行动来避免这种状况。

二、谈人民币的走势:稳定汇率很重要,预计人民币将坚挺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中国人民银行参事、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院长盛松成在会上发表了《保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为什么重要》的讲话。

盛松成认为,稳定人民币的汇率是一个关系到中国未来经济走势,经济发展的关键问题。目前来说,稳汇率比汇率制度改革更重要。汇率改革和人民币国际化需要等条件成熟,宏观经济比较稳定的时候一步一步推进。

盛松成表示,人民币汇率‘7’是重要的心理关口,如果跌破了关键点位,稳定汇率付出的代价会更大,而经济也很难承受大幅波动带来的压力。

盛松成指出,保储备和保汇率并不矛盾。如果我们花一定的成本保住了汇率,实际上也保住了储备。因为如果整个市场都预测汇率会迅速贬值,储备也保不住。

盛松成强调,中国拥有足够多的外汇储备,根本不存在所谓保储备保汇率,或者是汇率储备不够的问题。从进口支付能力看,中国当前的外汇储备可以支持17个月的进口,而国际的警戒标准是3-4个月;从短期债务的偿还能力来看,当前中国的外汇储备是短期外债的2.8倍,国际的警戒标准不低于1倍。

盛松成表示,要预防中美贸易摩擦演变为金融摩擦。汇率大幅度贬值很容易引起贸易摩擦,通过贬值促进出口的做法得不偿失,短期内有可能获得价格优势,但是不利于提高企业的产品质量,提升核心竞争力。这次贸易摩擦中中国是被动方,美国是主动方,中国不希望贸易摩擦升级。想要通过贬值抵消加税的做法不可取,这样中国会被列为汇率操纵国,引发很多麻烦和制裁。这也是中国管控汇率很重要的原因。事实上中国和美国都不希望从贸易战打到金融战,都不希望人民币大幅度贬值。

兴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全球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忆东在2018上海金融论坛也表达了相同的看法。

对于一些经济学家担忧的人民币贬值风险,他并不赞同:“我们对于人民币的认知是明年不会大幅贬值,反而维持强势。”他解释人民币维持强势是大国博弈的结果也是大国战略的需要。

张忆东认为,人民币并不会走向日元的老路,因为当年日元相对美元大幅低估,而目前人民币对美元并没有被低估很多。他预测人民币明年将维持强势。

张忆东也驳斥了“保外储舍汇率”的说法,他表示:“汇率的稳定短期内可能不能拉动出口,不能创汇,但从长期来看有助于维持财富。”他也预警,债务危机容易引发汇率波动,而大国的责任就是像1997年那样坚决维持货币稳定。

同样认为人民币会坚挺的还有盛宝集团首席经济学家、首席投资官Steen Jakobsen。他预测,2019年最坚挺的货币是人民币,“人民币可能会从现在的6.92甚至到6.6”。他还表示现在美国的货币政策已经出现了一定的鸽派的走势,美元也会逐渐走弱,所以美元兑人民币会有一个贬值。

三、谈美联储加息:预计年内第四次加息,美元会走弱

美联储原副主席Stanley Fischer在2018上海金融论坛上预测美联储会在12月19号完成年内第4次加息。

Stanley Fischer表示,当前有70%的分析师预计美联储会在12月19日的会议上会做出上调联邦基金利率25个基准点的决定。然而就在上述预测消息公布之后,美国股市却出现连续下跌。

Stanley Fischer称,如果美联储这次不加息,就意味着美联储认为美国经济增速已经严重放缓,这将向市场释放信号:美国经济前景恶化速度将会比近期做出的预测还要快。

不过,Stanley Fischer表示,美联储加息主要取决于美国国内的经济情况,而美国失业率近期一直维持在较低的水平。Stanley Fischer相信美联储在考虑近来通胀率降低的事实之后,将会展现出对美国经济增长的信心,美联储将会在本月19号完成年内第4次加息,由此为持续进行中的美国经济复苏再“续命”。

做出同样预测的还有Steen Jakobsen。他预计美联储会在12月份再加一次息,之后停止加息,然后美元会有一个走弱的趋势,这对于新兴市场和中国来说是一个利好。

张忆东表示,鉴于美国经济在2018年下半年由盛走衰,他预测美国将在2019年二季度面临经济衰退的风险。

四、谈投资机会:美国股市被高估,盛宝银行重仓A股

苏格兰皇家银行主席霍华德戴维斯(Howard Davies)认为美国股市现在处于历史的高位,美国股票总市值达到了历史的高点,远远高于中国和新兴市场的股票总市值。Howard Davies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现在美国股市被高估了。

他还认为中国股市的表现较为一般,而且动荡太大。“中国市场的波动性非常高,每年日波动率超过1%-2%的天数很多,这可以说是极端的波动。当然,在一定程度上,这种情况与大量散户的存在有关,因为这些散户没有有效的对冲手段。”

那么中国应该采取哪些措施?Howard Davies认为,国际证监会组织(IOSCO)其实已经给中国提出了一些实用的建议。首先,加强资本市场的结构性回复率,填补数据空白,解决信息共享问题,运用于投资者保护和教育领域,证券市场的作用是筹集资金和可持续性;其次,监管要检验金融科技和自动化领域中的风险。

Steen Jakobsen则建议,人们做多中国股市。他表示盛宝银行已经开始卖美国股票,转而对中国的股市加仓。“现在A股已经跌的比较低了,中国股市估值非常低,2月份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入场时机。”

对于明年的投资机会,张忆东提出要“先债后股”。由于经济调整,货币政策的传导滞后性,张忆东建议资产配置要优先考虑债市。对于股市,他认为明年的机会主要来自于放松管制和科技进步,是一个“非熊非牛”的市场。

五、谈当下的全球经济形势:全球经济复苏,正经历巨大变革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瑞穗金融集团讲席教授、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王江在2018上海金融论坛上表示,全球的经济和金融正经历着巨大的变革,这里至少包含四个巨大的趋势:

第一,在201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全球经济和金融的结构正在调整和演变之中;第二,中国经济的改革发展,在经过四十年取得巨大的成就之后,迫切需要寻求新的可持续发展模式;第三,全球经济格局将随着中国经济体量的增长不断改变;第四,信息和技术的出现为人们的金融活动带来前所未有的可能。

Steen Jakobsen则认为现在全球的信贷刺激非常差。在他看来,2018年是信贷周期最差的一年,进入经济的信贷量是十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信贷蛋糕”越来越小,部分原因是美联储采取了非常紧缩的货币政策,以及非常高的能源价格。

Coleman Nee的观点是,自2017年以来,全球贸易开始逐渐复苏,今年年初的增速表现尚可,但是下半年开始逐渐回落,重现颓势。

Coleman尤其谈到全球贸易不均衡的问题。他称,“在这期间,贸易的不均衡越来越严重,全球的经济复苏并没有帮助全球的贸易增长协调同步。新兴经济体或发展中经济体的贸易从2018年三季度开始有一个增速,但是发达国家却逐渐进入停滞或者趋平的区域。”

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屠光绍则谈到全球经济形势下,跨境资本流动呈现出四大变化趋势:第一,规模大减;第二,构成变化,长期稳定资本严重缺乏;第三,流向逆转,区域流向变化明显;第四,波动加大。

屠光绍指出,导致跨境资本规模大减的主要原因包括: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的加强,一些国家的投资审查收紧;主要经济体的央行政策调整;投资环境不确定性加大。屠光绍指出,“主权基金将成为支撑全球增长的重要力量。”

六、谈2019年的宏观经济形势:货币环境收缩,中国经济调整

谈到2019年的经济形势,张忆东用一句话做了概括:“明年就是要在螺蛳壳里做道场。”换句话说,就是在非常狭窄的空间内进行宏观调控和布局调整。

张忆东认为,明年的宏观形势依然面对着三座大山,分别是大国关系进入调整期、全球货币环境收缩期、中国经济进入调整周期。

关于中国经济的内部政策调整,张忆东预测,明年放松是一个大趋势。

“明年货币政策稳健偏积极,强力严监管和去杠杆告一段落,信用传导机制的改善还需要时间,市场利率会继续下行。而财政政策将更积极,重点围绕减税降费、政策性救助基金等发力,财政赤字率也还有提升的空间。” 张忆东强调明年的调控力度很重要。

Steen Jakobsen则对欧洲的经济形势表示担忧。他大胆预测,2019年欧盟可能会陷入衰退,进入负利率阶段,然后再进行大规模的量宽。

关于脱欧,他认为明年三月份之前欧盟不可能和英国达成协议,届时英国的经济很有可能会出现史上最严重的一次萎缩。

Coleman Nee对全球贸易局势做出预测。他预计,2019年全球贸易总量会增长3.7%,增速进一步放缓。新兴经济体在2018-2019年的表现会优于发达经济体。从区域来看,亚洲是贸易增长最快的地区。

Coleman Nee还提到,随着贸易不确定性增加,贸易规模继续收缩的风险仍存在,一些公司有可能减少海外资本支出,进一步影响GDP增长。但是他表示,“全球的经济增速表现还是挺好的,所以也没有特别大的隐忧”。

七、预测中国2019年的经济形势:仍有增长潜力,应该加大去杠杆

世界银行中国局首席经济学家John Litwack在“Alpha峰会2018”上表示,中国在全世界经济圈内依然是一个追赶者,发展市场经济和现代经济制度的道路远未走完,未来中国还有很多的追赶空间。

“尽管中国经济在过去多年已经出现了很大幅度的增长,但仍比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值要低很多,也只达到美国一半的水平。这意味着中国未来的增长潜力还是很大的,”John Litwack说道。

俞平康则分析了目前中国所面临的问题。在他看来,中国最核心的问题还是不平衡,最关键的节点是“结构性矛盾”,主要分为:区域不平衡、收入不平衡、产业不平衡三个方面。

俞平康认为,经过这几轮的去杠杆,金融去杠杆已经非常充分,而且有点矫枉过正了,但问题还是实体经济去不了杠杆。 “因为实体经济的杠杆主要集中在国企,国企主要集中在僵尸企业。当它加杠杆的时候,国企加的比民企快,结果它去杠杆的时候,国企稍微去一点,但民企去的更快。所以国有企业改革是我们改革的试金石。”

俞平康表示,国企改革之难在于背后的经济制度转型。推进国企改革的关键节点是要把国企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在经营权里面推进市场化的运作方式。

Steen Jakobse对中国的货币政策做出预测。他认为,目前中国的货币政策偏向宽松,“明年的存款准备金率还会有两到三次的降低,明年的财政政策也会比较宽松一些,美国现在的货币政策也会进一步提高人民币的价值。”

Steen Jakobsen表示,中国的信贷冲量在上个季度出现了一些关键性的转折变化,未来一到两个周期,其信贷冲量应该会有一个往上走的趋势。“展望未来八个月的信贷冲量走势,在明年一季度,中国会出现一个周期性的经济增长的放缓,预测明年相同时间内股市也会出现下跌趋势。”

很多人担心中国经济会受到生产力增速大幅下滑、投资收益表现欠佳等问题的拖累。但是John Litwack对中国经济前景持乐观立场。

他认为,中国的政府支出一直保持着平稳状态,企业支出也没有很大的变化,企业的资本回报也没有出现很大的下滑。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政府实施了很大力度的财政刺激,主要投入在基建和房地产领域,促进了经济的大幅增长。

“从中期来看,中国仍可以维持目前这种追赶型的经济增长。”John Litwack对中国在2017年初采取的去杠杆化及增强金融管制等短期措施表示肯定。

但是John Litwack提醒,中国的大规模刺激措施可能带来负面效果,大规模刺激措施的“可持续性是有限的”。他认为“中国通过对公共部门的刺激来提振经济,但是导致了债务问题加重,资本配置被扭曲,配置效率降低。”

他指出:“中国需要给地方政府借债加一个限制,并对预算进行改革,然后给新增贷款做限量限制”。

John Litwack还指出,中央政府需要在刺激中起到核心作用,就算要发行新的债务,也要由中央政府来做,而不是由地方政府无限制地借贷。如果中国要采取下一步的刺激政策,应该集中在提高消费和民营企业这两方面。

关于中国的投资增速放缓,John Litwack表示,世界银行并不担心这个问题,投资增长放缓和重新平衡是与宏观经济增长放缓相匹配的,中国的投资比例其实按国际标准来说还是很高的。中国中期内仍有望兑现经济增长潜力,关键在于资本分配。

John Litwack认为,中国需要把更多的投资放在企业部门和更有生产力的企业,减少基建和房地产领域的投资,控制地方政府债务。

同时,考虑到中国的高储蓄率,John Litwack表示,中国可以削减公共投资,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私营部门,因为这个部门的资本回报率更高。

最后,John Litwack还给中国提出了一些建议,中国不应该现在就采取刺激政策,应该把它保留到不确定性更强的明年。

John Litwack还认为,中国应该建立一个更加公平的竞争平台,让私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在平等的范围内开展竞争。“中国应该减少地方政府的基础设施投资也很重要,采用更加严格的融资管理,让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等。”

本文出品:资本邦。作者:梅茜。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为侵权。

风险提示: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分享到:
{$ad}
扫码关注资本邦微信 - 资本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