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平台搜索[资本邦]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首页 · 港股 · 正文

重罚:投行失职被罚3.75亿、吊销牌照一年,吊销保荐人牌照2年

导语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证监会)对UBS AG及UBS Securities Hong Kong Limited(UBS Securities Hong Kong)(统称为UBS)作出谴责,并处以罚款3.75亿港元。

IPO头条 · 2019-03-14 · 浏览3585

  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证监会)对UBS AG及UBS Securities Hong Kong Limited(UBS Securities Hong Kong)(统称为UBS)作出谴责,并处以罚款3.75亿港元,原因是UBS在担任三宗上市申请的其中一名联席保荐人时没有履行其应尽的责任。该三宗上市申请分别为中国森林控股有限公司(中国森林)、天合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天合)及另外一家公司(该另一宗上市申请)。

  证监会亦局部暂时吊销UBS Securities Hong Kong就机构融资提供意见的牌照,为期一年,令UBS Securities Hong Kong不得为任何证券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联交所)的上市申请担任保荐人。

  证监会亦暂时吊销岑天(男)的牌照,为期两年,由 2019年3月14日起至2021年3月13日止,原因是他在负责监督中国森林的上市申请的执行工作时,没有履行其作为保荐人主要人员的监督职责。

  证监会今天亦对中国森林及天合的上市申请所涉及的其他联席保荐人采取行动。

  在中国森林的上市申请中所犯的保荐人缺失

  证监会的调查发现,UBS没有就中国森林业务的多个核心范畴,作出合理尽职审查。

  (i) 没有核实中国森林的森林资产是否存在

  根据中国森林的2009年招股章程,该公司及其附属公司(中国森林集团)乃人工森林营运商,其主要业务为森林管理及可持续发展,以及采伐及销售原木,并在中国内地云南省及四川省拥有约171,780公顷的森林。

  UBS在或大约在2009年5月/6月成为中国森林上市申请的其中一名联席保荐人。然而,UBS在成为保荐人后,没有对中国森林集团的森林进行任何实地考察。虽然UBS声称在2008年以时任联席账簿管理人的身分,于中国森林集团位于四川省及云南省的森林进行了实地考察,但未能提供任何考察纪录或识别出有关考察的确切位置。

  UBS声称包括律师及森林专家在内的其他专业人士参与了部分的实地考察工作。然而,他们均没有接获指示核实中国森林集团于招股章程所披露的森林是否存在。

  此外,尽管中国森林集团在2008年收购了位于云南省的150,000公顷的森林(占其森林资产逾90%),但没有证据显示UBS曾视察中国森林集团位于云南省的森林,或委讬其他机构就云南省于2009年7月9日发生的黎克特制6.0级地震对该等森林资产所造成的影响进行评估。

  (ii) 没有核实中国森林集团的林权

  根据招股章程,中国森林集团对其森林的法律权利由相关的林权证所证明。虽然UBS声称已审视有关证书的正本,但它没有识别出多个看似不寻常及理应作进一步查询的情况。

  UBS亦声称其中国内地律师已核实和检查有关证书。然而,此事并无反映在相关的法律意见中。事实上,有关法律意见列明其建基于假设中国森林所提供的文件属真实及准确。

  (iii) 没有核实中国森林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的情况

  UBS依赖中国森林向其提供的据称由相关林业局签发的确认书,确认中国森林的业务和伐木活动符合相关的中国内地森林法。然而,并无证据证明UBS已核实有关的确认书是否由相关林业局签发,以及当中所记录的资料是否准确。

  (iv) 对中国森林集团森林资产的受保范围所作的尽职审查不足

  中国森林集团的森林资产是其业务运作的关键所在,故为该等资产投购充足的保险至为重要。UBS依赖中国森林提供的保险文件作为已投购有关保险的证据,而没有独立核实保险文件的真实性。

  尽管UBS声称其交易小组成员和中国内地律师查核了保险文件,但却并无识别出当中多个本应作出进一步查询的问题(例如,保险文件内所载某些森林的位置与招股章程所披露的不符)。

  (v) 对中国森林客户的尽职审查不足

  在往绩纪录期的最后18个月内,按收益计算,中国森林有超过70%客户位于云南省。UBS曾计划与中国森林部分位于云南省的客户进行面对面访谈,但其后因云南地震而决定将面对面访谈押后。UBS最终仅与有关客户进行了电话访谈。

  证监会发现,UBS按照中国森林提供的电话号码致电有关客户,而没有对有关客户进行任何背景调查,以核实它们的电话号码及/或受访者的身分。证监会亦发现,有关访谈的纪录严重不足。

  证监会亦发现,UBS在中国森林的上市申请中所犯的缺失,可归因于岑身为保荐人主要人员在履行其监督责任上疏忽职守所致。

  在天合上市申请中所犯的保荐人缺失

  证监会的调查显示,UBS作为天合上市申请的联席保荐人之一,没有遵从《操守准则》第17.6段内有关尽职审查会见的具体指引。

  (i) 天合介入尽职审查访谈

  UBS与十名天合客户进行了访谈:其中六名以电话方式或在天合位于中国内地的锦州办事处以面对面方式接受访谈,而其余客户则在它们本身的处所接受访谈。

  UBS没有就安排有关访谈或确认访谈的模式及地点,直接与有关客户联络。相反,采取主导的是天合,由其通知UBS哪些客户未能出席面对面访谈,以及哪些客户拒绝在其营业处所进行访谈。并无证据证明UBS曾采取任何步骤,向有关客户查询为何不答应在其办事处接受访谈。

  (ii) 没有处理访谈中出现的预警迹象

  UBS最初曾要求与天合的最大客户(客户X)在其办事处进行访谈,但天合却指由于中国内地当时正进行反贪腐行动,作为大型国有企业的客户X一般会拒绝任何第三方到访其处所的要求,而UBS最终接纳了这个解释。

  UBS及后同意在天合办事处访谈客户X。在访谈结束时,客户X的代表拒绝出示其身份证及名片,并冲出会议室。他向UBS表示根据客户X的内部程序,他本来不会同意接受访谈,而他出席访谈仅为了协助天合首席执行官的家族。

  然而,UBS并无进行任何跟进查询,以确认该名接受其访谈的人士是客户X的代表,及他具有适当的权限及知识接受该访谈。

  (iii) 访谈问题模糊不清

  根据UBS获提供的销售文件,天合透过其附属公司锦州惠发天合化学有限公司(锦州惠发天合)与其客户进行业务。

  在客户访谈中,UBS向受访者询问了关于其公司与“天合集团”(而非锦州惠发天合)之间的业务往来问题。虽然有关受访者亦被问及“贵公司主要与天合集团的哪个成员公司及业务部门联系”,但在接受访谈的十名客户当中,只有三名确认它们与锦州惠发天合曾有联系。然而,UBS并没有向其余客户跟进它们是与“天合集团”中哪个成员公司有业务往来。

  在天合宣称的十大客户当中,有一名曾接受UBS访谈的客户向证监会表示,当其代表在访谈中回答有关该名客户与“天合集团”进行交易的问题时,其代表所指的是与辽宁天合精细化工进行交易;而辽宁天合精细化工是一家由天合首席执行官的家族全资拥有的私人公司,但在关键时间不再是拟上市的天合集团的一部分。

  由于天合首席执行官的家族所拥有的上市及非上市化工业务均称为“天合”,故证监会认为,UBS在访谈客户时纯粹提述“天合集团”及/或没有要求受访者确切识别是哪个天合成员公司与其所属组织进行交易的做法有不足之处。

  证监会决定上述处分时,已考虑到:

  UBS的保荐人缺失涉及包括中国森林及天合在内的三宗上市申请;

  所识别出与UBS有关的不足之处涉及范围广泛: UBS没有妥善审查和核实中国森林业务的重大方面,即其林业资产、伐木活动、受保范围和客户;及 UBS允许天合控制尽职审查程序,及没有采取适当步骤处理客户访谈中出现的预警迹象。此外,上述的违规行为和不足之处与对天合在往绩纪录期内的主要客户(包括其最大客户)进行的尽职审查有关;

  保荐人对上市过程有颇大程度的控制。若保荐人进行的尽职审查工作未能符合标准而导致不适合上市的公司仍然获得上市地位及最终倒闭,或会令公众投资者蒙受巨大损失,并打击他们对香港金融市场的信心。因此,必须就保荐人的缺失处以具阻吓作用的罚则;

  UBS和岑表现合作,接受证监会的纪律行动、调查发现及监管关注事项;及UBS同意委聘独立的检讨机构,以检讨与其进行保荐人业务有关的政策、程序及常规。

  证监会行政总裁欧达礼先生(Mr Ashley Alder)表示:“这些执法行动所针对的是保荐人缺失,尤其是保荐人在进行首次公开招股的尽职审查时所犯的缺失。执法行动的结果显示证监会高度重视保荐人的高操守标准,因为这样才能保障广大投资者和维持香港金融市场的廉洁稳健及声誉。有关的执法行动向市场传达强烈而清晰的讯息,就是我们会毫不犹疑地就失职保荐人所犯的失当行为追究它们的责任。”

  这已经不香港证监会第一次对投行的保荐业务失职进行重罚了

  招商证券(香港)前负责人牌照被吊销18个月

  香港证监会最新公告显示,招商证券(香港)前负责人员吴亦农因违反了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证监会)的“操守准则”及“保荐人指引”,遭证监会暂时吊销牌照,为期18个月,由2019年2月25日起至2020年8月24日止。

  港证监表示,招商证券是2009年某项上市申请的其中一名保荐人,而吴是负责监督执行该项上市申请的保荐人主要人员。

  吴没有履行其作为保荐人主要人员及招商证券负责人员的职责,原因是他没有以适当的技能,小心审慎和勤勉尽责的态度,处理该项上市申请;确保招商证券能够维持适当的操守标准及遵守恰当的程序;及勤勉尽责地监督其下属及招商证券执行的保荐人工作。

  在此之前,长江证券(000783)、国信证券(002736)(香港)、海通国际多家中资券商已陆续被香港证监会处罚,相关处罚甚至还登上香港政府宪报公告中,显示了香港证监会态度越发趋严。

  港证监对券商处罚趋严

  事实上,农历新年后已经有多家在港中资券商被港证监处罚,包括长江证券、海通国际证券、国信证券(香港)等。有的处罚甚至登上香港政府宪报公告中,显示了香港证监会态度越发趋严。

  2月18日,香港证监会发布公告称,国信证券(香港)因违反有关打击洗钱的监管规定,受到谴责及罚款1520万港元。

  在这三天之前,香港证监会要求冻结海通国际、金利丰、长江证券旗下数个客户账户的资产,总价值为38.15亿元。港证监表示,这些客户账户与一家上市公司涉嫌在多份公告、年度业绩及年报内披露虚假或具误导性的财务资料有关,而这些资料可能会诱使他人进行交易。

  对于近日内地券商频频在港被罚,业内人士表示,不够熟悉香港法规,以及从业人员为了方便而“明知故犯”或是主因。

  此外,据香港富昌金融集团副总裁王荣介绍称,在香港从事经纪业务,有三点较内地会更繁琐:

  一、在香港现场开户,需要“见证人”在场。一般来说,“见证人”有两种,第一种是拥有香港从业资格的员工,另外一种是会计师和律师。因为开户客户要需要带上“见证人”,很多券商为了简化程序就省略此环节,一旦被香港证监会发现就会进行处罚。

  二、很多内地人都没有香港银行卡,换汇也有额度的限制,一旦借用了当地人的银行卡进行转账,相应人员都会受到处罚。

  三、代客理财。开户的时候若客户没有签全程委托,若经纪人员操作账户并产生亏损,客户便会到香港证监会投诉。

  合规俨然成挑战

  在内地投资市场形势变化剧烈的形式之下,内地金融机构也忙着以另一种方式南下——以香港为支点,开发海外业务。但多名拥有中资背景的香港金融机构人士对华尔街见闻表示,基于对香港法律的不熟悉,刚起步当地合规必然是一个很“头痛”的问题,还要承担更高昂的法律费用。

  一家在去年赴港的公募基金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合规是我们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在内地从业十几年游刃有余,到了香港后发现法律法规方面还需要亟待加强学习。香港地区的律师费用极为高昂,普通律师800港币/小时,资深律师3000港币/小时,但是我们要签署相关文件还需要律师来见证确认,比起在内地,光在律师费上就是一笔不少的开销。”

  该名人士续称,“在公募基金产品的宣传上,内地和香港有很大不同。一般而言,在内地发行公募产品,因投资者有了解产品的需求所以会公募基金公司会对产品进行很多宣传,而香港法规却不允许提及产品。”

  据了解,在香港证券及期货市场上从事特定经营项目的主体公司有两个种类:注册机构和持牌法团。截止2018年底,在香港证监会领取金融牌照的持牌法团共有2905家,注册机构共有117家。值得注意的是,内地公司已成为控制香港持牌法团的最大一群股东。

声明:本文为资本邦转载文章,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bd@chinaipo.com

关键词: 投行吊销牌照
分享到:
{$ad}
扫码关注资本邦微信 - 资本邦